和记 > 军事 > 《军事纪实》之《八路军(5)》脚本

《军事纪实》之《八路军(5)》脚本

[导读]: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军事纪实》。八路军敌后抗日根据地的建立,以及随后发动的百团大战,使日军陷入了空前的紧张之中。为了报复八路军的百团大战,日军疯狂的扫荡接连...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军事纪实》。八路军敌后抗日根据地的建立,以及随后发动的百团大战,使日军陷入了空前的紧张之中。为了报复八路军的百团大战,日军疯狂的扫荡接连不断,在异常艰苦的条件下,八路军有效利用智谋和胆识,迎接着敌人的一次又一次进攻。

  1939年春天,34岁的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结婚了。新娘刘志兰是从延安到北方局工作不久的干部,小他12岁。

  左权曾就读于莫斯科伏龙芝军事学院,长征的时候就是红一军团的参谋长。他谨慎厚道、勤勉踏实的做派很让人称道。

  太行山里流传着很多关于左权的故事。1939年以前,八路军总部只有一个临时的枪械所,武器弹药的供应严重不足,而且一遇日军“扫荡”,只好背着工具打游击。为了改变这种局面,总部决定创建一个正规的兵工厂,由左权组织实施。为了选择利于隐蔽防守的厂址,他爬山越岭,多方勘察,最后选定了黄崖洞。

  很快,八路军就在这里建成了华北根据地最大的军火生产厂,有工人700多名,达到了月生产步枪400多支的能力。用彭德怀的话讲,有了它,平地就能腾起一只老虎。

  这是我们发现左权唯一的一张带有笑容的照片,出生不到百日的孩子,哪里知道这竟是父亲与她的生离死别呢。

  这个冬天,整个华北进入了一片死寂。日军对多次“扫荡”均未达到预期目的,深感不安。为了彻底扭转百团大战给他们带来的不利局面,东京方面免去了多田骏华北方面军总司令的职务,换上了冈村宁茨。

  冈村到达华北后,立即出行巡视,勘察调研,制订了一个以剿灭八路军为主的《作战纲要》。他认为长期对峙而不能结束战争,对日军十分不利。他主张发动连续进攻,使八路军失去还手能力。

  1941年8月,华北日伪军70000多人,对晋察冀边区进行了残酷的“扫荡”,为了报复八路军的“百团大战”,冈村称此次“扫荡”为“百万大战”。他企图用“铁壁合围”的战术,将我主力“聚而歼之”。

  冈村在对八路军采取报复性行动的同时,还把整个华北地区分为治安、准治安、未治安三类地区。日军的“清乡、蚕食、扫荡”手段,使华北抗日根据地急剧缩小,八路军主力部队的行动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对此,中共中央明确指示“对敌寇蚕食的地区,要采取隐蔽自己、保存实力、保护民众的方针”“要求八路军大力发展地方武装和民兵,大量制造适合民间生产和民兵使用的地雷、手榴弹”。地道战这一人民战争的奇观,就是这一时期创造发展起来的。冀中乃至整个华北平原上的人民用自己的双手,在地下修起了四通八达、构造巧妙的地道网。有人推算,抗战八年中,冀中平原挖掘的地道总长度有12000多公里。

  在华北敌后战场的山地平原,动员起来千百万的庄稼汉,用他们的智慧和英勇,配合八路军主力与日寇展开了一场场特殊的较量,留下了更多战争史上的传奇佳话。

  1941年11月初,中共北方局在下南村会议上,提出了“敌进我进” 的斗争方针,决定把抗日的烽火引到敌人心脏,使整个华北都变成抗日斗争的前线。

  会议还在进行当中,两千多日军直扑根据地而来。这次 “奇袭”目的是要消灭八路军总部和黄崖洞兵工厂。

  这是我们的心脏地区,又是总部所在地,又是一个兵工厂,所以敌人呢就看中这个地方,一定要占领这个地方,一方面消灭兵工厂,一方面能控制周围的地方,造成对总部很大的威胁。

  他那些准备工作,做工事啊,作战的指导思想,都是他的,所以在黄崖洞这个战斗有功的话,第一功就是左权参谋长。

  左权交代部队采取“咬牛筋”的方法,咬住、拖住敌人。他要求部队先在山口顶住两天,杀杀敌人的威风;再在二道防线上顶两天,然后再上山顶,等主力部队赶到再来个反包围。

  日本伤亡一千多,我们伤亡不到三百人,打了七天七夜,叫《欧团血战七昼夜》,新华社的报道。七天七夜以后,彭老总下命令,行啊,你们撤退,叫他进来吧,没东西了,工人也走了,机器也埋到地下去了。

  七天后,日军终于进入黄崖洞的时候,看到的除了一些废铜烂铁外,只剩下阴森可怖了。中央军委在《1941年的战役综合研究》中指出“总结1941年以来,在各地的历次“反扫荡”中,黄崖洞战斗……应作为1941年以来反扫荡的模范战斗。”

  日军在华北地区频频发起大规模“扫荡”的同时,又投下了更大的战争赌注。1941年12月8日,日军对美国夏威夷海军基地——珍珠港发起突然攻击,悍然发动了太平洋战争。太平洋战争爆发初期,日军获得了令人眼花缭乱的暂时性胜利。而乌云也开始笼罩在太行山上,面对敌人的合围,八路军又该何去何从呢?

  1942年5月22日,情报表明,从太原到和顺,从邢台到武安,从襄垣到潞城,都有日军活动的迹象。面对敌人即将发动的大规模“合围”行动。彭德怀和左权研究决定把总部转移到外线日的晚上,八路军总部和中共北方局的大批人马2000多人,分路向麻田以东隐蔽转移,企图从敌人的合围缝隙中分散突围。队伍在崎岖狭窄的山路上摸黑移动,后勤部的骡马辎重,一夜才走了20多里地。

  25日拂晓,本来分开行动的总部机关、北方局机关与后勤部门的队伍,竟不期而遇,同时在一个叫十字岭的地方陷入了日军的合围。

  彭德怀、左权、罗瑞卿在南艾铺村外的小树林里研究决定把部队分成三路突围,总部和北方局向北,后勤部往东北,政治部往东南方向。

  这天午后,日军飞机开始对低空侦察,接着就对挤在十字岭下的八路军突围部队进行轮番的扫射和轰炸,地面部队很快也接上了火。

  “我们在这个山头,他就上那个山头,我们上这个山头,他就下那个山下沟,我们就是一山之隔,敌人在后面追我们。”

  “他说你赶快回去找挑夫去,找见以后,他说你把那个文件箱子打开,把它掩埋了,能掩埋的掩埋,不能掩埋的没机会,就把它烧掉。”

  敌机在空中盘旋扫射,炮弹带着刺耳的呼啸在身边爆炸,地下交织成一片火网。站在高地上的左权,高喊着:同志们快冲啊,不要隐蔽,冲出山口就是胜利。就在这时,一发炮弹在他的身旁爆炸了,弹片击中了他的头部,他本能地高喊了一声,就再也没有能爬起来。

  八路军总部遭袭击,左权及多名重要负责干部牺牲或被俘,这是抗战以来八路军首脑机关遭受的最大一次损失。直到5月28日,八路军总部才恢复和延安的联系。当人们把左权的手枪交到彭德怀手中的时候,他仰天长叹,在场的人一片抽泣。

  旷日持久的战争消耗,几乎耗尽了日本这个弹丸之国的综合国力,日益加剧了日本国内的矛盾。内阁的两次改组,使得政局不稳,人心动摇。

  这些消息,对中国人民来说无疑都是巨大的鼓舞。毛泽东指出:法西斯的总崩溃已经为期不远了,中国的时局也将好转。他还说,整个战争尚须准备两年,要想尽办法熬过这两年。

  这是抗战期间延安电影团,给我们留下的八路军开展大生产运动的纪录片。这也是在世界战争史上绝无仅有的景象。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毛泽东在看了南泥湾后,意味深长地说:目前,我们没有外援,假如将来有了外援,也还是要以自力更生,自己动手为主。

  由于旱灾,晋冀鲁豫大部分地区的农业收成只有过去的二三成,许多村庄是颗粒无收,需要救济的灾民就有150多万人。

  1月25日,中共太行分局在河北涉县温村召开了一个高级干部会议。129师政委兼太行区书记邓小平主持了这次会议。

  中共北方局、八路军总部、129师师部先后发出了生产救灾的决定和指示。邓小平提出,应把生产当作根据地一切工作的中心环节。他说,政府与军队要帮助农民逐户制订生产自救计划,有效地克服他们的迷信观念和悲观失望,调动起人定胜天的积极性,要帮助农民们组织起生产合作社。

  到了1943年的秋天,华北军民的生产自救便取得了显著的成果,单129师就开垦了八万多亩荒地。师直属队就自产蔬菜22万多斤,以每人每天一斤半计算,可吃到第二年的六月底。边区政府和部队联合召开了一个生产扩大会议,还举办了农业展览。邓小平感慨地写道:我们没有得到一个铜板一颗子弹的接济,而能战胜各种困难,与强大的敌人进行短兵相接的斗争,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这一变化,让日军感到害怕。司令官?俊六在日记中说:“共产党的活动又活跃起来,华北军正在为此忧虑。”

  在抗日军民的围困下,日军每天都过得心惊胆战。1942年11月,日军“扫荡”后,在沁源城里留驻了一个大队。为了把这股敌人“挤”出去,八路军太岳军区特别成立了围困战指挥部,建立了轮战队。他们运用麻雀战、伏击战、破击战、冷枪战等手段,昼夜不停地对日军轮番进行骚扰袭击。他们还在交通线万多颗地雷,把敌人封锁得寸步难行。

  在这段时间里,日军被迫换防三次,神经绷得实在是盯不住了。陈赓将军在日记中留下了关于“沁源围困战”的生动感想,他说:谁是最后的顽强者,谁就是最后的胜利者。

  1943年,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与安排,八路军、新四军的一些高级将领开始陆续被调回延安,为中共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做准备。与此同时,八路军总部与一二九师师部合并后,已经开始向南方跃进,向日军发动局部反攻。苏联红军进攻、诺曼底登陆

  在世界反法西斯战场上,苏联红军已从战略防御转入战略反攻。在苏联红军节节胜利的推动下,盟军经过长期的准备,于1944年6月开辟了向西欧进军的第二战场,在法国北部的诺曼底实施战略登陆,并迅速突破德军阵地,夺得集团军群登陆场,为完成对德国法西斯军队的最后攻击打下了基础。

  几乎与此同时,在东方的抗日战场上,日军处境也变得越来越困难,日本与南洋的交通线已被切断,它在中国大陆的交通补给线也面临着严重的威胁。为挽救覆灭的命运,他们决定做最后的一搏,发动豫、桂、湘战役。

  令国人揪心的是,日军从4月17日发起平汉路战役,到完全占领平汉铁路沿线的郑州等城市、要地,仅用了30多天。在华中,他们在攻占长沙、衡阳后,又沿湘桂铁路向南扫荡追击,把战火烧到广西,占了桂林、柳州。

  在这种局面下,中共中央要求“抓紧时机,把适当集中兵力作战与分散的游击战相结合,以军事攻势和政治攻势相结合,对日军发起局部反攻,拔除根据地周围的敌伪据点,攻取敌占城市,建立新的敌后根据地,把华北和华中根据地连成一片。”

  1944年7月,中央又向359旅下达了向华南作战略跃进的任务,要求他们护送900多名干部,挺进华南,会合东江纵队去开辟湘赣粤桂四省边区的抗日根据地。这个数千公里的无后方跃进计划,意味着可能出现更大的牺牲。任弼时在讲话中兴奋地说“你们要到南方去画一张红色的地图。”

  南下支队是八年抗战中八路军横跨地域最宽行军路线最长的一次征战。为了画一张红色的地图,数千名八路军将士在司令员王震,政治委员王首道的带领下,从延安出发,一路征战,马不停蹄,人不解甲,大大小小打了130多次仗,终于打到了广东南雄。他们真像一条红线把华北、华中、华南串在了一起。

  1945年4月23日,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延安隆重开幕。547名正式代表和208名候补代表聚集在庄严肃穆的中央大礼堂里。毛泽东向大会致开幕词。回首往事,不禁让人感慨。17年前,在大革命失败的低潮时期,为了摆脱白色恐怖,中共党的六大不得不在莫斯科的郊外召开。那时候,中国共产党只有五、六万党员。到七大召开的时候,中国共产党已经拥有党员120万人,党所领导的军队达到了91万人,民兵达到了220万人,这是一次巨大的历史跨越。

  那段时间里,延安每天都会接到许多战报。中共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不断取得胜利的的背景下开了49天,代表们对中国未来的前途和命运进行了充分的讨论。在闭幕式上,毛泽东给大家讲了《愚公移山》的故事,他相信只要挖山不止,中国人民总有一天会挖掉压在身上的大山。

  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推进,中国军民的英勇斗争,决定了日本侵略者的失败命运。1945年8月6日美军在日本广岛投下了一颗原子弹。三天后,又在日本长崎投下了第二颗原子弹。

  8月8日,苏联宣布对日作战。8月9日,苏联百万大军从东西北三面向日本关东军发起全线进攻。当天,毛泽东敏锐地意识到这是《对日寇的最后一战》,他以此为题代表中共中央发表了声明。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则连续发布七道作战命令,令解放区所有武装部队向附近城镇和交通要道的日军“限期向我作战部队缴出全部武装”。中国抗日武装力量向日军发起了全面反攻。

  日本投降以后,形容当时的情况把仓库草也烧了,把脸盆拿出来打,当锣打,敲锣打鼓,把脸盆都打破了,高兴啊,经过艰苦斗争打了八年,日本投降了,战胜了日本。

  在那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和华北军民浴血奋战,不仅沉重打击了日本侵略者,还用鲜血和生命孕育了伟大的太行精神。

  对于在太行山里战斗过的人来说,巍巍太行山,是生命与神圣之山;是胜利与希望之山;是骄傲与自豪之山。而对于曾在抗日战场出生入死的八路军将士,我们却永远都无法忘却。因为,是他们的存在,让千千万万的中国人拥有了斗志和决心,让中华民族拥有了一种无穷的力量,也给我们留下这段绵延至今的峥嵘岁月。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和记-和记娱乐怡情博 娱188-和记娱乐和记怡情下载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js/885.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