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记 > 军事 > 美日撤企、军事异动、外交诡谋让我想起125年前

美日撤企、军事异动、外交诡谋让我想起125年前

[导读]:西方有句话,Coming event cast their shadows before them,对应我们中国人一句话,叫做山雨欲来风满楼,说的就是局势可能有重大变化前夕的迹象和气氛。 现在,无论你愿意不愿意承认,冲突...

  西方有句话,Coming event cast their shadows before them,对应我们中国人一句话,叫做“山雨欲来风满楼”,说的就是局势可能有重大变化前夕的迹象和气氛。

  现在,无论你愿意不愿意承认,冲突或战争爆发之前的风,已经起于萍末——美国全球撤侨、大规模的调动军队,增强东亚军事力量,侦察机频繁抵近我国周边海域侦查、军队核心人员进入可抗核弹的地下掩体、征召百万预备役、训练频次比平日还高等迹象,让很多人猜测美国为了转嫁国内疫情爆发的危机,会向我国动手。

  4月10日福克斯(Forbes)商业新闻报道称,美国将为美国企业离开中国的全部成本费用买单。日本则更进一步的已经公布将拨付22亿美元资助日本汽车产业链相关企业从中国撤回日本。根据日本公布的预算细节,日本将拨付2200亿日元(20亿美元)预算补助企业将生产线从中国撤回日本,另外拨付235亿日元(2.1亿美元)补助企业将生产基地转移到其他国家。

  1895年的4月17日,李鸿章代表清政府与日本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标志着中日“甲午战争”中中国完败。

  如果1842年的《南京条约》砸开了古老中国的大门,那么,《马关条约》的签订,就是列强的刺刀直接插进了肌肉。

  日本政治进入福泽谕吉时代后就开始公开鼓吹日本“文明开化”,并将其与侵略中国联系起来,为其侵略寻找借口。

  从1874年日本试探性的出兵进攻台湾逼迫北京签订《北京专约》开始,日本对华战争的准备已经进入到明面。在福泽谕吉的《兵论》中明目张胆的写着:“支那最终必然不能独立而落入外国人之手,我日本人断不可袖手旁观,亦应奋起与列国共同逐鹿中原”。

  清王朝一直沉浸在天朝上国的迷梦之中,尤其是长期存在的对日文化优势,蒙蔽了清王朝官僚、知识分子的眼睛,对于日本露出来的不轨野心,盲目而傲慢的清朝朝野甚至弥漫着“好好教训一下日本”的声音。

  这些身居清帝国中枢的王侯将相,一方面自信于自身经济整体要大过日本。从经济上看,甲午战前日本的重工业还比较薄弱,轻工业中也只有纺织业比较发达。钢铁、煤、铜、煤油、机器制造的产量都比中国低得多。当时日本共有工业资本7000万元,银行资本9000万元,年进口额1.7亿元,年出口额9000万元,年财政收入8000万元,这些指标除了进口量与中国相当外,其它都低于中国,另一方面,认为国际局势中那些“友邦”不会允许日本对中国有事。当时列强都在中国攫取了大量利益,清帝国的统治者自以为这些卑躬屈膝换来的友邦必然会保护自己。

  因此,直到1894年,朝鲜爆发东学党起义,向宗主国清朝乞援,日本乘机也派兵到朝鲜,蓄意挑起战争。清政府的要员们还都寄希望通过列强的调停来制止日本侵略者的进攻。李鸿章寄希望于美、英、俄等欧美列强调停,让日本撤兵。由于前各国利害关系,美、英、俄只是对日本表示谴责而已,并未采取强硬措施,列强最后都采取了观望态度,调停均告失败。

  在大量的情报面前,清帝国却选择了麻痹大意,甚至根本就没有丝毫统一备战的心思。就算日本军队已经频繁在家门口搞军演,清政府自上到下都还认为战争不可能爆发。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衰。”历史何其的相似。今天的中国经济发展总量居世界第二,且自1949年以来中国已经有70多年除了1950年朝鲜战争和1977年越南自卫反击战,已经习惯于看国际社会局势一直云卷云舒,云淡风轻。

  甚至,有人已经天真的认为国际社会的矛盾仅仅存在于经济利益,最多是经济层面的摩擦,然后通过谈判终究能够寻求经济上的共赢。

  中国有句老话:“天下虽安,忘战必危”。种种反常的迹象,已经表明中国周边局势存在战争或者冲突的可能。

  况且,自上一世纪九十年代起,尤其是到二十世纪初,日本、美国等以中国为假想敌的狼子野心和战略企图已经昭然若揭。美国的太平洋军事部署、岛链封锁,经济限制,日本以中国为假想敌的新《防卫计划大纲》《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以及美日联合西南诸岛海域军事演习。

  局座张绍忠说:“战争爆发前有五个明显的特征。第一,军事演习;第二,经济争端;第三,国际股市大幅震荡;第四,大规模的海外撤侨行动;第五,新闻媒体发声”。

  频繁的演习。2011年美国曾经就以军事演习为幌子,对利比亚进行了空中打击。以美军为主导的军事演习在近几年内围绕中国进行了大量的演习,比如“太平洋通道”“金色眼镜蛇”“山樱”“北风”“东方盾牌”“尖刀”“对抗·北”“森林之光”“关键决心”“协作精神”“对抗·翡翠”,以及“剑指中国”的美澳日“护身军刀”联合军演等,这些演习针对的对象难道非要美军自己声明针对中国,然后才能引起有些人的觉醒么?

  经济争端。自2003年至2005年末,由美国单方面挑起的一系列贸易摩擦,到2018年,特朗普政府不顾中方劝阻,执意发动贸易战,再到2019年9月11日,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公布第一批对美加征关税商品第一次排除清单至今。中美之间的经济往来虽然并没有中断,但是可以看出这种摩擦在两个经济大国之间产生的伤害效应。

  了解经济的人已经写了不少关于中美经济贸易争端的分析,实际参与经济的人也已经感受到了这种摩擦带来的压迫感和伤害。

  2018年,数以万计的中国网友,都在网上关注着黄海上这艘与时间赛跑的那首名为“飞马峰号”(Peak Pegasus)的货船。

  “历史的一粒尘埃落在一个人头上,那就是一座山”。一艘船的命运,既要看自己马达的努力,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历史宏大叙事下的小细节,喜感肆意。

  国际股市大幅震荡。美国股市一直是国际股市的主要力量,代表了国际金融走势的整体。但在短短的十几天内四次触动美股熔断机制。神奇的2020,我们和股神一起见证历史。3月18日,美股因标普500指数盘中跌超7%,再次触发熔断机制,暂停交易15分钟,为美股史上第五次熔断,10天内第四次熔断。道琼斯指数报19576.75点,跌7.82%,跌1660.63点;纳斯达克指数报6872.41点,跌6.3%;标普500指数报2351.9点,跌7.01%。

  大规模的海外撤侨行动。谁能告诉我,美国、日本近期持续的大规模军事调动部署和全资撤侨行动,背后究竟是为了什么?

  新闻媒体发声。很好,我们是不是要通过美国的权威媒体告诉自己,“嗨,朋友,美国人终于对我们泱泱大国动手了”。

  在人类文明中,中华民族属于典型的河流文明。河流文明的特征是“守”,处事平和,不喜欢斗争。这一点,在清政府对外斗争中体现的尤为明显。

  李鸿章认为:“两国交涉全论理之曲直,非恃强所能了事。日虽竭力预备战守,我不先与开仗,彼谅不动手。谁先开仗谁先理诎,此万国公例。”

  当今世界很不平静,霸权主义及其追随者坚持与我为敌的立场,利用台湾、人权、西藏、钓鱼岛等问题不断发难,最近美国还在叫嚣“武力协防台湾”。台独分子蔡英文刚胜选就在BBC采访中大放厥词,玩火妄称“台湾已经是一个独立国家”,这背后是谁给她的熊心豹子胆?

  美国、日本全资支持其在中国企业和侨民撤回,作死的台独港独势力有所抬头,这些难道还不足以让人警醒?

  有人振振有词的跟我说,当前国际环境中,中国有很大的发言权,在联合国有否决权,有很多“友邦”,美国和日本不敢有事于华夏。而我们不能鼓吹自己被美国日本威胁,这不符合国际社会交往规则。我们要带头遵守国际法,共同维护国际秩序。

  弃战求和,总是试图“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是中华文化的一大缺陷。李鸿章曾经叹息说“洋人论势不论理”,和强盗讲道理,这就是中国投降派一直在制造的国际笑话。

  “勿自我先开衅”,不打第一枪的儒家思想固然是中华美德之一,但“宋襄之仁”在你死我活的战争之中,成为了千古笑话,“不可沽名学霸王”,是中国应该有的决断和勇气。

  缺乏尚武精神,当时GDP占全世界1/3以上富有的清帝国,才会选择“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一味的退让求和,制造了中华民族的百年血泪,同时改写了世界的历史。

  1874年英国人卡克的那句话深深地刺痛了中国人,“台湾事件是中国向全世界登出的广告——这里有一个愿意付款,但是不愿意战争的富有的帝国”。

  如果我们是一个本质上懦弱怯懦的民族,我们的民族就不会在恶劣的环境中生存下来,也不会在国家分裂之后最终统一起来,更不可能在列强环伺之中保持广阔的疆土,统一的国家,独立的文明,繁荣的文化。

  从“赳赳老秦,共赴国难”,到“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再到“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豪情万丈。

  从“横行万里外,胡运百年穷”,到“宁做百夫长,不做一书生”,再到“将军三箭定天山,壮士长歌入汉关”的自信与担当。

  “尚武者,国民之元气,国家所恃之以立,而文明所赖以维持者也。……立国者苟无尚武之国民,铁血之主义,则虽有文明,虽有智识,虽有民众,虽有广土,必无以自立于竞争剧烈之舞台……古希腊、德、俄、日本,次数国者,其文化之深浅不一辙,其民族之多寡不一途,其国土之广狭不一致,要其能驰骋中原,屹立地球者,无不恃尚武之精神。抟抟大地、莽莽万国,盛衰之数,胥视此矣。”

  孩子有很多追星,追娘炮文化,阴柔美成为社会青年的主流。琴棋书画成了显示品味和独特的主流元素。甚至连正常的体育项目都不能够正常参加。

  年轻人要么想当明星,要么想当网红。抖音快手短视频带来的短暂愉悦感,正在从内到外,从思想到身体逐渐的侵蚀我们民族本应有的“尚武精神”。

  已经没有多少文人还能写出“君不见走马川行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剑河风急雪片阔,沙口石冻马蹄脱”这样的雄壮豪迈,气势磅礴的诗句了。

  日本的青年 唱着《如果我去海上》:冲向高山,让尸骸填埋沟壑,走向大海,让浮尸飘满洋面;吾为君亡,死而无憾。”

  我们的青年是不是已经忘记了,在两千五百多年前,我们的先人们曾经唱着“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击鼓应敌?

  瘟疫不是人类最大的敌人。人类最大的敌人是内部危机总爆发迫在眉睫的资本世界,瘟疫成了引爆这个火药库的导火索。

  历史上美国度过历次危机的解决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战争。历史上其他发达国家解决危机的办法也只有一个,那就是通过战争让弱小者买单。

  最近美国一份最权威的民调带给我们以下数字:42%的美国选民表示中国应该为美国支付因新冠病毒而产生的费用;54%的共和党议员,36%的民主党议员都同意以上观点;28%的美国选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与中国开战。

  基辛格最近表态,说“新冠疫情将永久改变世界秩序”,其实说的就是中美关系质变下的世界格局。“应对危机,同时创建未来。一旦考验失败,世界将引火烧身。”

  [1]刘晓辉 :《认知视野下李鸿章对日决策研究(1870-1895) 》[D],2017年5月;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和记-和记娱乐怡情博 娱188-和记娱乐和记怡情下载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js/636.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